主页 > 找找乐 >

他总是不厌其烦的言传身教讨教一番

2019-02-16 14:39

老阚做了几十年的科员,岁月毫不留情的磨光了他的头发,压弯了他的脊梁,人也修炼的百毒不侵,圆润溜滑。
  
  单位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,他始终没挪窝,还是资深科员。进贡的烟没少抽,不花钱的酒也没少喝。只赚了一个啤酒肚和吸烟过度的焦黄的牙齿,烤糊的手指。
  
  领导不赏识他,总想在他身上找点毛病,打发他去基层,可往往在下决心时,总会有棘手的问题发生:上级三天两头的发些莫名其妙的表格和问卷,翻的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,可陈年的事只有问老阚。当他用手把烟卷习惯性的在桌子上顿了顿,一脸不屑的轻易的回答了领导和秘书,他又一次的巩固了他在机关的位置。也是呀!在机关做久了,天天一杯茶,一份报,悠闲自在,福利也不错,没人会愿意去基层的。老阚早就看清了这里的门道,他从不去攀爬什么“长”,只是坐着现在的位置,有他不多没他不少,他既不先进也不落后。乐得轻轻松松,自由自在。
  
  可追溯他的二十年前,他也风华正茂过,人虽然不是风流倜傥,但也是温和,中庸,而且聪明。做班主任时他管理班级得心应手,也曾是学生们心中的偶像,学校每当来了新教师都要向他讨教一番,他总是不厌其烦的言传身教。
  
  没几年,他就被调到一所学校做了副校长,春风得意的他没多久,就犯了天下所有男人都愿意犯的错误:看上了一个美艳的代课教师,刚刚接触的多了一点,舆论就横扫了整个教育界。那个年头作风问题可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,你不但身败名裂,永世不得翻身,还要忍受妻子一辈子的羞辱,同事也会鄙视你。可怜的老阚,只是心动还未曾行动就遭此大劫,仕途是没了,他的满腹凌云之志也随之飘散了。
  
  好在老阚写得一手好字,还有一个算是聪明的脑袋。领导担心,他继续留在学校,女教师,女学生会不安全,索性调来机关用其所长。
  
  久而久之,前途无望的他竟然把办公室定律研究的入木三分,他分析起用人做事那是十拿九稳!但凡同事们有了疑难和困惑,只要把烟敬上,再整点小酒,他总会裂着有点歪的大嘴,似笑非笑从耳朵上拿下“敬烟”,在桌子上顿一顿,在抿上一口小酒,为你指点迷津。
  
  记得,单位刚刚调来一个年轻的勤杂员,聪明伶俐,上进心十足,一心想早日进入某个办公室,做个白领。先是拼命的展示自己的优点,见了领导和同志不笑不说话,甜甜的飞去一个电波,谁都喜欢。哪个领导在家,就拼命的擦拭门口的地板,桌子。
  
  这个单位是个好部门,混个文凭那是手到擒来,小女子先是拿到了假文凭;差的是一个党票,她只要闲下来就是找党员谈心,或者写思想汇报,参加什么活动都写感想。可是,书记那关怎么也过不去,总是说条件还不成熟,小女子百思不得其解。有好心人指点她:去找老阚呀!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!小女子扭扭的去了。
  
  老阚虽然在女色上栽过跟头,但灵魂深处还是喜欢软玉温香的。他接过小女子递来的香茶,从眼镜后面的小眼睛中射出一丝柔情,夹着香烟,笑眯眯的听完了:“这事,我早就预料到了!你回忆一下,你每个星期一的早会,给领导倒茶是什么顺序?”。小女子想了想:“我都是先从局长那里先倒茶,然后转一圈,最后给书记倒呀!”。老阚的坏笑又浮现在向上歪的嘴角:“你认为是小事,可书记会认为你不拿他当回事。你以后试试,这杯从局长倒,那么下一杯一定要给书记倒;再下一杯要先给书记倒,再给局长倒。”老阚像绕口令这么一说,小女子好像领悟了。果然,不久,书记看她时有了微笑,主动找她谈了话,她也如愿的入了党。
  
  老阚没事喜欢搓麻,可一星期休息一天,他实在是心痒难耐,好在工作不忙,他常常约单位的闲人陪他消遣,今天张三,明天李四的。可就奇了怪了,谁不小心就让领导抓个现行,可老阚竟然屡屡漏网。后来,有人问老阚,老阚禁不住盘问,只得把自己的秘诀做了交待:“你出去时不锁办公室门就行了呗!,待你玩完在下班时回来一趟不就没事了吗?你们锁上办公室,领导能不问你去哪吗?”。大家一顿苦笑。兵书云: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